滚动新闻:
  • 焦点

  当前位置: > 中文栏目 > 焦点
推进律师法学研究繁荣发展
 
发布时间:2017-09-01     浏览次数:
 

       律师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新的历史时期,要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来推进律师队伍的建设,就需要进一步深化律师法学研究。
  把握人民律师事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当前,同我国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程相协调、相适应的人民律师事业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与诸多严峻挑战。发展机遇大致表现为八个方面,一是人民群众对保障人权、实现公平、守卫正义,获得更多更公平的改革发展成果的强烈愿望和基本需求,为律师事业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根本动力。二是社会转型期、经济发展关键期、社会矛盾凸显期,把律师参与诉讼、提供法律服务推到了社会生活法治化的前台。三是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建立为国家各项工作法治化提供了保障和可能,也为律师参与依法执政、科学立法、依法行政、公正司法、严格守法、法律监督等法律活动提供了宽广的舞台。四是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法治化进程的加速,为律师依法介入、主动介入、有效介入各种纠纷,发挥其便利诉讼、权利救济、保障人权的作用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五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为律师熟悉国际规则,走出国门,发挥其参与国际间、地区间、国家间、跨国公司之间合作共赢的法律咨询、法律服务的功能提出了急迫要求。六是人民律师事业多年的探索与发展,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律师事业发展模式,为律师作为法治建设的主导力量提供了经验与基础条件。七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部署的包含律师制度改革的多项任务,为律师制度的转型、建立健全现代新型律师制度体系和律师能力现代化提供了指引。八是一批律师研究会的诞生和律师参与高等教育、科研机构的活动,为创造性地开展律师法学理论体系、现代律师制度体系与律师能力现代化等重大问题、前瞻问题的研究提供了良好的智力支撑。
  与此同时,人民律师事业的发展也面临诸多挑战。一是总量需求层面,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法福利”需求与律师服务的整体力量、质量、水平不相适应不相协调的矛盾较为突出。二是整体布局层面,现有律师队伍力量主要投放在大中等城市和经济较为发达的县市,而基层政府、社会组织以及大量企业单位尚未聘请常年法律顾问,这些组织及成员仍然面临难以获得高水平法律服务的困难。三是专业取向层面,以学科为导向的国民教育体系所培养出来的律师队伍,在一定程度上面临着知识背景较单一,难以应对经济全球化、新型工业化、城乡一体化、农业现代化、信息现代化所带来的挑战。四是体制机制层面,律师行业管理体制、自治机制、党组织建设存在诸多短板。五是职业共同体层面,律师职业管理的地方化、部门化及条块分割,给打造“互联互通、共建共享”的“区域联动、横向协作、内部协调、整体统筹”的现代律师职业共同体运行模式提出了急迫要求。六是宽领域合作层面,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实施、自贸区先行先试、城乡一体化统筹推进、数字化城市建设等加速推进,给律师行业传统的管理体制、能力建设、思想作风、运行机制、评价体系、治理机制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高起点推进律师法学研究的繁荣发展
  近年来,一批律师法学研究机构纷纷成立,为加强中国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研究注入了新力量,律师法学研究机构既要以推动律师法学研究的繁荣发展为任务,其自身也要准确定位,以求真务实的精神推动研究工作。
  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为引领,坚持律师法学研究的正确方向。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4月19日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既是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指南,也为律师法学提供了指导。首先,要注重引领具有继承性与民族性的律师法学研究。律师法学研究需要聚合国内外研究人才等资源,挖掘传统优秀文化资源,积极推介创新性挖掘与创新性转化方面的学术成果,使体现继承性与民族性特质的律师法学研究成果更多更好地面向社会。其次,要注重引领具有原创性与时代性的律师法学研究,置身中国当代社会发展,回应现实法治建设问题,从理论、制度、实践多维度进行诠释,从理性思考、治理方案、实施机制选择等层面提供智力支持。再次,要注重引领具有系统性与专业性的律师法学研究。当前,我国法学学科体系已基本确立,但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应当结合法学研究的一般性经验,形成一批系统性与专业性的研究成果,推动律师法学等新型法学学科理论体系的创新发展。
  围绕法治建设与司法改革议程,确定律师法学研究范围和研究主题。律师法学研究须紧紧围绕法治建设与司法改革的具体要求与目标,回应法治建设与司法改革过程中的难点问题,为法治建设与司法改革提供理论支撑。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要求加强法律服务队伍建设,律师法学研究应当紧紧围绕加强律师队伍建设、律师事务所管理等主题,就律师准入退出机制、律师队伍结构建设、律师流动机制、法律顾问制度等具体问题展开深入研究,确定研究规划、研究主题,通过专家主导、律师介入、院校支持的方式,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研究氛围。
  紧贴法治实践,确保律师法学研究的生命力。深化律师法学研究,须紧贴实践,深入开展实证研究。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的发展,为我国法治实践提出了新问题与新挑战,律师队伍作为我国法治建设的重要力量,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律师法学研究应当以律师法治实践为着力点,回应律师参与法治实践的难点问题,如律师执业权利保障问题,律师提供法律服务途径与方式问题,涉法申诉委托律师代理的依法申诉问题等。这些既是我国律师实务中的难题,也是律师法学研究者的机遇,律师法学研究者应紧紧抓住律师参与法治实践的具体细致问题,开展深入细致的研究。
  优化律师法学研究的保障条件和环境
  深化律师法学研究,须着力围绕四个方面开展,从而为律师事业的繁荣发展提供有力的智力支持、营造良好的创新发展环境。
  党的领导是律师法学研究的根本保障。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的核心要义,党的领导是律师法学研究的根本保障。为此,律师法学研究机构要动员组织各方面的力量围绕人民律师法律制度发展完善的根本问题展开研究,通过理论创新和党的组织制度的不断完善,为现代律师事业发展提供政治保障。
  律师法学研究需要公共政策的支持。律师管理实行行政监管与行业自治相结合的体制,随着公益律师制度的全面推进,社会律师事务的日益繁重,需要健全发展公共政策对律师事业发展的相关政策支持力度,在规范税收减免、法律服务收费标准、运用市场机制调节服务的价格,科学合理规范律师法律服务的初次分配,确保律师职业的相关权利。同时,要注重公共财政对公益律师的支持,包括给予必要的专项经费、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经费、公益法律服务费等。律师法学研究机构要与时俱进,围绕法治领域重大改革项目,通过完善相关公共政策支持,为律师事业发展提供公共政策保障。
  国民教育培养体系为律师法学研究提供重要支撑。要围绕律师法学在国民教育体系的定位,律师法学理论、教材、课程建设中的短板展开研究,提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相符合的现代律师法学理论体系、教材体系、课程体系,发展完善法学教育体系,为律师事业的发展提供教育培养保障支撑。
  规范的行业自治体系是律师法学研究的应有之义。律师作为法律职业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行业自治的准入条件、资质能力、评价体系必然要严于一般的盈利组织和非盈利社会组织的自治规范。因此,应当围绕当前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的律师行业执业不规范、不文明、不严格现象展开深入研究,提出行业自治严密规范的体系的理论构建,为律师行业自治体系的建设提供学理支撑。